诗酒相伴人生 崔颢《黄鹤楼》留佳话 |《长安三万里》醉美唐风中的西凤酒(七)_公司新闻_新闻资讯_美港通国际控股集团

快速入口

诗酒相伴人生 崔颢《黄鹤楼》留佳话 |《长安三万里》醉美唐风中的西凤酒(七)

阅读量:
      在中华文明五千年的长河中,如果说诗歌是中华文化的瑰宝,那唐诗就是瑰宝中最璀璨的明珠。在近期热映的国风动漫《长安三万里》中用48首唐诗串联起了恢宏壮阔的大唐盛世,大家透过电影感受长安城里大文豪们酣畅淋漓的诗酒人生。早在唐时,西凤酒就被列为贡品而闻名于世,众多诗人齐聚长安就是为了品尝以“甘泉佳酿,清冽醇馥”著称的西凤美酒。从今天起,小编就和大家跟着《长安三万里》感受沉浸在醉美唐风中的诗意西凤。





      崔颢(704年—754年),汴州(河南开封)人,唐朝著名诗人。少年时性情孤傲,才思敏捷。崔颢得中进士后,曾一度远离京城浪迹天涯,足迹遍及大江南北,结束外官生涯后才回到长安。在他长达20年的外放漫游中,西北边塞之行对他触动颇大,以至诗风也变得雄浑奔放,内容多歌颂戍边将士的勇猛无畏,抒发他们报国赴难的豪情壮志,风骨凛然,傲气铿锵,让人印象深刻。


      喝酒是崔颢平生三大爱好(好博、嗜酒、择美)之一,因为酒能激发诗人的诗情雅兴,能慰藉诗人的外放孤独,能消解壮志难酬的苦闷。在《孟门行》中他提到“金罍美酒满座春,平原爱才多众宾”美酒金杯觥筹交错,高朋满座的热闹;在《和黄三安仁山庄五首 其四》中描绘“朝留半樽酒,细酌倚山槎”把酒倒满半杯,在山间的木椅上静静地品味生活的美好;在《赠轻车》中讲述“今日杯酒间,见君交情好”以杯中酒见证君子的深厚友情;在《赠王威古》中写到“马上共倾酒,野中聊割鲜”边疆战事吃紧,休整期间众将士在马上取酒对饮,以野味下酒的洒脱。



      从长安到边塞,这一时期说到饮酒,大众的选择想必多数是雍州所产的凤酒(今西凤酒)了,崔颢的作品中也出现过凤酒的影子。在《渭城少年行》中他写道“可怜锦瑟筝琵琶,玉台清酒就君家。渭城桥头酒新熟,金鞍白马谁家宿”,在渭城桥头刚刚烫好了一壶酒,骑着佩戴金鞍的白马到谁家去住宿呢?那锦瑟与琵琶的乐曲多么可爱呀,带着装有刚刚打好的美酒的玉壶就去你家。《雁门胡人歌》中写道“闻道辽西无斗战,时时醉向酒家眠”,听说辽西近来没有发生战事,闲来无事常到酒家酣饮醉眠。诗人在西北边塞,领略了苦寒的风沙,环境的艰苦,欣慰的是品尝了来至凤翔府的美酒,得以好眠。于远离帝都的边塞苦寒之地,喝到醇香美味的凤酒,心里涌上的是一种浓浓的乡愁,酣畅之际,飘逸的酒香携裹起诗人的神思宛如回到了他日思夜想的长安。


      《黄鹤楼》是崔颢写下流传千古的一首诗,最为人称道:

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
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
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
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
      据说李白在登临黄鹤楼时,也是诗兴大发,当他在楼中看到崔颢题写的《黄鹤楼》一诗,连称“绝妙、绝妙!”随即写下了四句“打油诗”:“一拳捶碎黄鹤楼,一脚踢翻鹦鹉洲,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”有一少年讥笑李白:“黄鹤楼依然无恙,你是捶碎不了的。”李白又作诗辩解:“我确实捶碎了,只因黄鹤仙人上天哭诉玉帝,才又重修黄鹤楼,让黄鹤仙人重归楼上。”真是煞有介事,神乎其神。后人在黄鹤楼东侧,修建一亭,名曰李白搁笔亭,以志其事。重檐复道,成为燕游之所。实际上,李白热爱黄鹤楼,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,他高亢激昂,连呼“一忝青云客,三登黄鹤楼”。山川人文,相互倚重,黄鹤楼之名更加显赫。


(作者:冯玉奎)